精彩都市言情 銀龍的黑科技 愛下-第五百八十一章 下手時記得輕點兒分享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在感受到来自周遭魔鬼们那炙热的瞩目时,李维就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
也知道,他已经在科瑞尔,释放出了一个怪物的阴影,一个…融合了利益共同体的资本怪物。
事实上在和财富女神沃金正式合作后,有着卡卡这台人工智能终端与蕾姆璐的史莱姆族群组成蜂群心智网络的他,其实就已经有了实现它的物质基础与可能。
但李维却一直迟迟没有将它提上计划日程,一来北地的各种产业还没有成熟到那种程度,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种进阶版的‘怪物’一旦被释放出来,他很担心光靠他和沃金,并不一定能够驾驭控制的住。
在李维看来,如果将资本人格化,其实它本质上和癌细胞没有什么太大区别,都是要求不断的、无限度地扩张增值,而一旦没有利润追求,资本也就会失去生命力。
而资本没有手脚,要实现扩张增值的目的必须借助人力,于是,资本自诞生以来,逐渐把越来越多的人类变成自己豢养的奴隶。
它之所以拥有奴役人类的手段,是因为人有私欲,而且这种私欲永无止境,于是资本就不断激发人的欲望,再一点点满足人的欲望,然后继续激发人的欲望……在人为满足欲望不断追逐物质财富的过程中,资本逐渐成了世界的主宰。
米斯特马就曾经比喻说,资本就像‘魔鬼’,自诞生起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在一切人类文化中,‘魔鬼’都是邪恶的化身,唯一的目标就是控制、奴役人类,并把人类…带向地狱。
李维曾经犹豫过,可是如今,他认为已经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因为他已经在死亡三神勾连深渊力量的侵蚀下,来到了地狱,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魔鬼啊,也看到了那些比奴隶还要悲惨的灵魂之壳与低阶魔鬼们。
因此即便是这个怪物真的降临地狱,这些奴隶们的境况也并不会比之前的状况差到哪儿去,反而会因为一个新的体制的诞生而出现另一条上升的通道,成为真正的‘魔鬼’。
而促成李维做出这个决定的最重要的原因是…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是他感受到了来自黑暗阴影深处,更加迫在眉睫的致命威胁!
他在初来乍到这个世界时,就曾透过银龙希尔维的梦境,看到过那头来自虚空,将整个金属龙于星界盘踞的浮空山摧毁、万物成灰的悲惨。
他也曾在耐瑟魔法船中,通过卡尔萨斯的神性血晶,看到过那些疑似被虚空污染的费林魔葵,步步紧逼,最终将巅峰时期的耐瑟瑞尔帝国覆灭的绝望。
就连他们奋斗百年建设起来的泽兰迪亚,也因为来自死亡三神的阴谋、来自深渊的恶魔之潮、来自虚空神孽百臂巨人的侵袭,而葬送于北地。
而最终,他又透过被虚空侵蚀堕天的百臂巨人的那些记忆片段,窥见到了来自无数万年前的那场浩劫…
看见原初众神与虚空之敌们抵死抗争,一个个壮烈的陨落星海…
看到初代魔法女神为了获得更强的力量,无奈与魔网合而为一…
看到了…神上已死…
这个看似繁华而瑰丽的世界…其实早就已经被侵蚀的千疮百孔,垂垂欲坠了啊。
如果要以一个时间表来计算的话,那么如今的科瑞尔…
已然是黄昏落幕…
永夜将至…
而雪上加霜的是,那群外来的众神们,只想在截取了最大的好处后,想着如何挣脱离开这艘即将沉没的‘位面之舟’。
可李维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
既然你们已经接受了来自世间万民的祈愿与信仰,成了他们救赎的希望。
那就…给我好好履行属于你们相应的职责吧!
但李维也并不认为当危机真的降临时,这群所谓的‘神’,还能够如同那群原初众神那样成为抗击外敌的中流砥柱。
不过在他将视界的底层规则修改后,那些被信仰绑架的神,也将不得不为了自己的信徒而战。
所以他选择了在巴托地狱,在这样的时候,拿出了这样的预案,释放出了这样的怪物。
也许它的的确确有着各种潜在的隐患和致命的弊端,但当生存都成了迫在眉睫的问题时,谁还有空去管日后如何?
至少…它是眼下,能够以最快速度聚合动员起巴托地狱的所有资源与人力,形成强大战斗力的有效办法!
在那场可能潜在的致命危机来临之前,他要先一步,将无底深渊这个最大的不定时威胁给彻底解决掉!
与此同时,虚空星神墨菲特兰也是一个不得不予以正视的威胁!
只有待整合起巴托地狱的人力,建立起比起他们泽兰迪亚当年还要先进的魔法研究所,才有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能够彻底封禁星神的四次元迷宫抑制器尽快完善研发出来。
也只有依靠它将墨菲特兰这个隐患消弭下去,他才能回到主物质位面,夺回自己的银龙之躯,甚至…将星神作为己用。
在这一点上,第七地狱外交之城格兰珀里内,那座汇聚了整个科瑞尔无数万年来最尖端的数学家、学者与施法者的那座地狱学院,是重中之重!
而想要这批智库发挥出最大的效用,给予足够的薪资、名望与潜在利益,才是短时间内最简单高效的办法。
东汉末年立志传 贱宗首席弟子
只可惜,以巴托地狱的本源规则与魔鬼们邪恶的天性,注定了无法使用赤色演变或是加尔文在卡文斯鼠群身上运用的‘十字天国’,否则后两者短时间所能形成的综合战斗力理论上也绝不逊色于前者。
而且,李维相信,以阿斯摩蒂尔斯的立场而言,他定然是倾向于完美代表着秩序邪恶的前者。
可他对这位九狱之主的情报了解的还是太少,所以即便是他,也无法断言对方就一定会如他所愿。
不过好在,那样的意外,并没有出现,可同样的,阿斯摩蒂尔斯也并未表露出过多的喜悦,而是微微眯起眼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轻笑着在这份契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将其放在李维的爪中,语重心长道:
“很好,也的确唯有这样的构架,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打造出一只能够撼动深渊的钢铁军团。
“一百年吗…似乎值得为之期待。
“那么,这一切,就交给你去完成了。
“提比利乌斯。”
“感谢冕下的信任。”
李维同样露出微笑,将这份所有地狱之主都缔结的契约收好。
而周遭的魔鬼,尤其是闻讯赶来的暗黑八魔将,俱是露出的振奋而狂喜的笑。
他们仿佛都能够预见到,当百年之期将至时,他们将带领着一只前所未有强大的地狱军团,君临无底深渊,将地狱的旗帜,插在无底深渊的每一个层面上。
而一旁的扎瑞尔则以一种有些陌生的目光看向李维,虽然和这头银龙结识不久,但似乎每时每刻,对方总能带来无比新奇的东西,并近乎完美的解决了她曾经全力以赴都未能解决的问题。
宠妻入骨:总裁老公是只狼 离宫猪猪
也就在这时,阿斯摩蒂尔斯忽然‘不经意’的问道:
“那么,另一件事项呢?提比利乌斯。”
李维也像是这才想起来似的,一拍脑袋,笑着看向身旁突然变得有些凝重的飞虫大公道:
“啊,是这样的,在来时的路上,我与巴尔泽布大公在讨论未来攻占无底深渊的计划时,就谈及过一旦开始于深渊展开秩序转化时,一定会遭遇到无底深渊那些恶魔领主们的强力反击。
“当时我就听巴尔泽布大公说,如果他还是当初亚空天使的形态,即便是直面深渊三主君中的任何一位,都能够与其抗衡,甚至有机会…战而胜之!
“但遗憾的是,当年却因为一时的冲动,打乱了阿斯摩蒂尔斯冕下的您的计划,从而变成了如今的模样,而原本在天堂山锻炼臻至的一身武技,也再无用武之地。
“对此巴尔泽布大公也不止一次表露出对当年罪行的悔恨,却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赎罪…”
前方 高能
在听到这句话时,一旁的巴尔泽布猛地抬头死死的盯着李维,心中憋屈的几欲吐血!
他什么时候为此悔恨过了?!他巴尔泽布有的,只有对阿斯摩蒂尔斯浇灭不尽的仇恨!
而另一边的莫菲斯托费利斯同样也是一脸‘你特么在逗我’的神情,可紧接着就有种不好的感觉。
哪怕是对这方面不太感冒的扎瑞尔,面色也有些不自然起来。
至于早就躺在地上装死的拜尔,早就已经对自己这位老大‘五体投地’了…
果然,紧接着就听到李维继续道:
“为了未来的深渊远征,我提比利乌斯于此,恳请冕下,能够赦免巴尔泽布大公!
“至少,让他在百年之后,有用征伐无底深渊的功勋去赎抵当年罪行的机会!
“这也是我提比利乌斯,最后的请愿。”
李维的话几乎才刚落下,莫菲斯托费利斯就立刻反对道:
“不!这怎么可以!这不公平!”
蛞蝓状态的巴尔泽布都已经能够对他造成致命的威胁!一旦让他恢复本体…
莫菲斯托费利斯可实在不想再遭遇一次当年大清算时的噩梦!
李维却是笑眯眯的看着这位气急败坏的第八领主:
“噢?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第八领主的名字现在应该叫莫里克罗斯才对。
“那么,敢问您是哪位?”
“你!”莫菲斯托费利斯一时间又气又惧。
是的,正如李维所言的那样,自从大清算后,阿斯摩蒂尔斯为了保持第七八层势力的平衡,所以莫菲斯托费利斯并没有遭到实质上的削弱,不过依旧害怕遭到其他惩罚的他索性安排了一个莫里克罗斯男爵来接替‘他’的权位,平时各种事项也是以这个形态来出面。
只不过今日骤遭这群疯子的惨痛打击,这才连伪装都没能及时做,就直接来到了九狱之主的面前。
这原本是可大可小的事情,但也遭不住李维这般明目张胆的给他上眼药啊!
不过阿斯摩蒂尔斯似乎并没有打算追究这方面的意思,反而是轻笑一声,看向了面色同样阴晴不定的巴尔泽布,开口问道:
“巴尔泽布卿,情况真的如同提比利乌斯所说的那样吗?”
整个地狱堡垒似乎沉寂了良久。
就在阿斯摩蒂尔斯的眼睛再次微微眯起的时候,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位飞虫大公宁愿放弃这样的机会也不愿公然向这位九狱之主低头时。
巴尔泽布深吸口气,将他那属于亚空天使的头颅缓缓垂下,沉声道:
“是…”
撒旦总裁的替罪新娘
他顿了顿,继续道:
“我巴尔泽布…一直为当年的冲动而…忏悔。
“请陛下…恕罪。
“给我一个重新踏上战场,为地狱征战的机会。”
待说完这番话,这位第八领主,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在这他祈求了无数个岁月的机会面前,这位曾经高贵的亚空天使,终究选择为了解除那令他几欲疯狂的诅咒,放下了自尊,低下了头颅。
而阿斯摩蒂尔斯则盯着这头‘虫子’凝视良久,然后发出比先前听到那番整合巴托地狱计划还要畅快真实的多的大笑,缓缓开口道:
“好,很好,巴尔泽布,我很欣慰,看到你这样的转变。
“这才有几分…我们魔鬼…该有的样子嘛。”
听到这分毫无掩饰的嘲讽,巴尔泽布那满口利牙,咬的嘎吱作响。
“那么,今天这场闹剧,就到这里吧。”
可阿斯摩蒂尔斯却对此丝毫不在意,他缓缓转过身去,然后抬起手中法杖轻轻敲击地面,巴尔泽布的眼瞳就猛地一缩,浑身都仿佛被扭曲拧转起来,发出一声痛苦万分的嚎叫。
然后原本高大可怖的巨虫就如同融化般缓缓缩小,变成了一名浑身赤果却俊美无俦的亚空天使,然后仿佛脱力了一般单膝跪地,满身都是淋漓的大汗。
却依旧缓缓抬起头,死死的盯着阿斯摩蒂尔斯离去的背影。
而就在这时,阿斯摩蒂尔斯脚下却是一顿,巴尔泽布的瞳孔微缩,还以为他的态度引起了对方的不满,却没想到对方却压根连看他一眼的意愿都无,而是缓缓回首,瞧了李维一眼,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事情似的,道:
“提比利乌斯。”
“在。”李维微微颔首。
“你很不错。”阿斯摩蒂尔斯似是发自真心的赞叹道。
“冕下谬赞了。”李维却是忽然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很快就兑现了,就听到这位魔鬼之王道:
“我现在,有件很棘手的事情,不知提比利乌斯卿能否为我解忧?”
李维深吸口气,明知不妙,却依旧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只要我能办到的话。”
就见这位九狱之主叹息道:
“我的女儿格莱西雅,终究是被她的妈妈给宠坏了,我一直很头疼她的教育问题,也试过给他找过很多老师,比如马曼公爵。
赛尔号之永恒之情 梦音杄莘
“但每一次,他们…都以失败而告终。
“我曾经都已经对此放弃,直到…你的出现,又让身为父亲的我,看到了一丝曙光。
“提比利乌斯…你愿意成为格莱西雅的老师,替我,将她教育成材吗?”
不!
可李维还没来得及婉拒这项注定坑爹的任务,地狱堡垒深处就传来一声尖叫:
“不!!!父亲!你不能这样!我宁死也不会让这头该死的银龙做我的老师的!”
啊这…
那位欲魔女王居然不但没走,还躲在后面偷听?
李维的嘴角抽了抽,可对方同样剧烈的抗拒反而让他忽然改变了主意…
他忽然抬起头来,看向这位九狱之主问道:
“那么身为老师的话,在她犯错时,我有惩戒她的权利吗?”
阿斯摩蒂尔斯像是凝重的思考了片刻后,笑道:
“如果没有惩戒错误的权利,自然无法做到真正的教导。
“身为父亲的我,赋予你这样的权利。
“不过…下手时记得轻点,我会心疼的。”
“格莱西雅,就交给你了。”
“爸爸!我恨你!!!”格莱西雅简直快疯了。
李维反而乐了起来,摊了摊手:
“可我们的格莱西雅殿下,似乎并不是很想跟我回阿弗纳斯呢。”
阿斯摩蒂尔斯的嘴角缓缓咧至耳根:
“明天,她会按时抵达你的青铜堡垒。”
“那将是我的荣幸。”
李维笑着和那位满脸杀意和抗拒的欲魔女王对视一眼。
“都退下吧。”阿斯摩蒂尔斯缓缓朝着城堡深处,摇着脑袋朝着自己泪奔的女儿缓缓走去。
一众魔鬼齐齐躬身一礼。
李维面对着众人同样精彩莫名的目光,同样有些头疼的摊手道:
“我也很无奈啊。”
而就在经过巴尔泽布身旁时,就听到这位亚空天使的声音:
“提比利乌斯,我…是不会感谢你的。”
李维却是笑了笑:
“我从不需要任何人的感谢。
“我只需要百年之后,你能按时出现在战场上,就够了。”
“哼!”
骄傲的天使,似乎依旧因为自己的那一低头而懊恼不已。
不过…他也终于不用背负那份让他心灵逐渐扭曲的残酷诅咒。
这其中的得与失…
谁又说的清呢?